欢迎进入普钠检测监测有限公司,公司专业出具国内环境检测,水质监测,土壤酸碱度,噪声,空气等检测项目报告,数据真实有效,检测价格透明,请放心检测!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

18929512920

当前位置: 首页>>土壤检测>>正文

环保“蝶变”:国资跨界成新“后浪”

类别:土壤检测 作者:xuegao520 发布时间:2021-02-09 浏览人次:12

  2020年12月25日,通源环境(688679.SH)成功在科创板上市,拟公开发行股份不超过3300万股,募资近4亿元。

  这是2020年环保企业上市热潮中的一个缩影。

  从2020年初抢滩资本市场的两家环卫企业——侨银环保(002973.SZ)和玉禾田(300815.SZ),到盛夏上市的垃圾发电企业圣元环保(300867.SZ),再到2020年11月二度冲击科创板终获成功的水处理企业金达莱(688057.SH),它们和通源环境一道成为环保上市公司圈中的“新人”。

  Wind数据显示,目前沪深A股有环保上市公司54家。据《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截至2020年12月29日,年内已有13家环保企业上市,刷新行业历年上市企业数量纪录。

  新陈代谢提速

  在“新人”不断涌入资本市场的同时,一些“先行者”却行至退市的边缘。

  “盛运环保去年就发不出工资了,好多员工都跳槽了,公司中层也基本上走完了。”2020年5月,提到盛运环保时一位环保行业人士告诉记者,“有个总经理级别的员工出走后,现在还没找到工作,在家待业。”

  上述行业人士说,“盛运最早不做垃圾发电,而是从安徽桐城做输送机起家的一家公司,此前主要做刮板、骨料输送机等业务。前些年火电市场红火的时候,盛运环保依靠煤炭和火电行业的快速发展赚到了钱,完成了财富积累。”

  “盛运扩张的方式就是圈地。比如在山东济宁的几个县拿到了项目,就在这几个县成立项目公司。”他向记者进一步解释道,“那会儿天天就是炒这个,在哪儿又中标了,又签了什么意向合同,要投几个亿等等。其实真正启动的没几个项目,好多当时签的项目都是空壳,到现在都没动过。”

  他认为,“盛运环保和卖焚烧炉炉排起家的伟明环保一样,都是行业内做设备起家的典型民营企业。原始积累的时候,都挺不容易的。盛运环保前几年步子迈得太大,一个民营企业融不到多少钱,却上了几十个项目,结果把自己给拖垮了。”

  “事实上,盛运环保的收入并不是源于运营收入,而是来自工程业务收入。”关注盛运环保的一位资本市场人士也表示,盛运前些年业绩高速增长,但细看会发现业绩主要来自于工程性收入。公司拿到项目后工程自己做,并确认利润。造成公司融资规模很大,收入和负债快速增长,投资和经营现金流大量流出,依靠负债来驱动增长。

  “这种一直靠负债驱动的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且盛运环保的项目都是短债长投,遇到流动性紧缩,问题就暴露了。2015~2017年整个市场顶点过后,上市公司市值缩水、金融机构资金收紧,盛运环保就崩掉了。”该资本市场人士如是分析道。

  上述行业人士表示,“市场已经放弃了盛运环保,挽救都不想挽救,让其自生自灭。前两年,包括川能集团、江苏新苏环保都跟盛运环保谈过收购,但最后均放弃了。”

  记者注意到,2017年至今,盛运环保亏损超80亿元,目前公司总资产80亿元,总负债123亿元,负债率逾150%。随着不断出现的债务违约、账户冻结和诉讼,近期盛运环保高管已纷纷离职。

  2020年7月,内外交困的盛运环保进入退市整理期,8月25日这家往日的垃圾焚烧巨头被深交所摘牌,最后一个交易日的收盘价定格在0.12元/股。

  盛运环保退市的同一天,昔日“明星股”神雾环保也被摘牌;进入2020年12月,“生物质第一股”凯迪生态(000939.SZ)迎来退市大限;天翔环境(300362.SZ)被法院裁定进入破产重整,徘徊在退市边缘。

  行至年尾,业绩不佳、当前市值不足30亿元的科融环境(300152.SZ)和嘉澳环保(603822.SH),因涉嫌造假或信披违规被证监会处罚和立案调查,也给两家公司的前景蒙上阴影。

  引入国资“活水”

  近年来,在多家民营环保企业危机发酵之际,不断入场的国资为行业带来了“活水”。

  2020年3月和8月,水处理龙头碧水源多位股东两次与中交集团旗下中国城乡签订多份协议,就表决权委托及公司定增等事项达成一致。

  后经国资委批复后,中国城乡及其一致行动人拥有碧水源表决权的近24%,中国城乡成为可支配公司最大单一表决权的股东,且提名董事占董事会半数以上席位。中国城乡成为其控股股东,中交集团成为其间接控股股东,其实控人并变更为国资委。

  在混改完成后,中国城乡、碧水源联合体中标大同市污水处理厂搬迁项目,且中国城乡拟为碧水源提供6亿元短期借款。

  同样在2020年8月末,清华控股公开挂牌转让1.08亿股启迪控股股权,开启了启迪环境(000826.SZ)间接引入地方国资的进程。11月初,随着该交易迎来进展,在困境中挣扎的启迪环境在间接控股股东层面引入合肥建投。

  2020年9月和11月,中节能对铁汉生态(300197.SZ)和国祯环保(300388.SZ)的收购也先后获得国资委批复;巴安水务(300262.SZ)和雪浪环境(300385.SZ)也分别公告称,公司实控人变更为珠海市国资委和常州新北区政府。

  在引入国资后,面临巨额债务压力的铁汉生态、启迪环境和碧水源,近期先后公布了8折定增预案,分别拟向控股股东等募资14亿元、25亿元和37亿元,用于偿还有息负债及补充流动资金。

  与多家引入国资上岸的环保上市公司不同,博天环境自从2019年巨亏7亿元后,虽先后表示将引入青岛国资、中山国资为实控人,但最终都未能成行。

  此外,同样引人注目的还有“三峡系”所布的大局。

  2020年7月,三峡系旗下的三峡资本和长江环保集团,合计认购创业环保(600874.SH)18亿元定增募资中的近九成,交易完成后,将拿下创业环保16%股份。

  三峡资本和长江环保集团通过二级市场增持结合认购非公开发行股份等方式,截至2020年7月共计直接持有14家上市公司股份,其中涉及环保领域的有北控水务集团(0371.HK)、兴蓉环境(00598.SZ)、国祯环保、纳川股份(300198.SZ)、武汉控股(600168.SH)、洪城水业(600461.SH)、旺能环境(002034.SZ)、长青集团(002616.SZ)和上海环境(601200.SH)。

  在上述三峡系所参股的14家上市公司中,有超过一半主营业务涉及环保领域,其中6家为水处理、3家为固废。

  “危”与“机”并存

  Wind数据显示,目前沪深A股有环保上市公司54家,总市值合计3760亿元。其中市值200亿元以上的有3家,100亿元至200亿元之间的有9家,其余42家市值低于100亿元。

  在细分领域中,相较水处理、生态园林和大气治理等,固废企业近年股价表现抢眼,目前环保行业市值前10大上市公司中有7家来自固废产业链。

  然而固废企业并非“高枕无忧”。

  12

  


标签: 环保“蝶

最新新闻资讯